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陈一瓢
关注Ta的:
资深媒体人,现居广州。

至今未被摘帽的六大著名“右派”

关注Ta的:
1957年4月30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召集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座谈,请他们积极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为消除党外人士的思想顾虑,中国共产党特地宣布,向共产党提意见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为原则。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人士于是就党的工作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结果到了1957年6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人民日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社论,整风风向为之一变,全国开展了反右派斗争。由于中央对国内政治形势作出了不切实际的估计,又采取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错误方法,不适当地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持续近一年时间的群众性的政治运动,把大批知识分子、爱国民主人士和少数党员干部等错划为“右派分子”,人数达55万余人。章伯钧、罗隆基等六人就是当年全国闻名的“大右派”代表人物,而且至今也未予以平反。

“中国第一右派”章伯钧(1895—1969)

章伯钧,安徽桐城人。早年留学德国,在德国柏林大学取得哲学博士学位。在德留学期间,与朱德同住一室,并经朱介绍参加过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民主同盟、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并曾担任副主席和主席。

新中国成立后,他曾担任交通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1957年5月21日下午,章伯钧在中央统战部座谈会上有如下发言: 

鸣放并不影响共产党的领导,而是愈益提高了共产党的威信。现在工业方面有许多设计院,可是,政治上的许多设施,就没有一个设计院。我看政协、人大、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应该是政治上的四个设计院。应该多发挥这些设计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设,要事先交给他们讨论,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 

现在大学里对党委制很不满,应该展开广泛的讨论,制度是可以补充的,因为大家都是走社会主义的路。这样搞,民主生活的内容就会丰富起来。 

政协、人大不要待到期满,今年就可以进行明年要做的大事的讨论。不能全靠视察制度,对国家准备做的事情要经常讨论。

近一两年来,政府对老年知识分子问题有所安排,收到了极大效果。但是还有些名望较小的知识分子,思想已经起了很大变化,生活也有困难,政府应当有适当的政策,逐步地解决他们的问题, 

国务院开会,常拿出成品,这种形式主义的会议可以少开。

镇反、三反、肃反中的遗留问题,党和政府应该下决心,检查一下,检查要有准备,要好好做。 
  
今后有关国家的政策、方针性问题,多听听多方面意见。如果党内一决定,就那样干下去,是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的。如文字改革,我认为既不是国防机密,又不是阶级斗争问题,是一个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却只由少数热心分子作了讨论。如果文字改革问题等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没意见;我不反对;如果是文化问题,就应该在党内展开讨论,应该多从学术、政治、道理上进行讨论。 

以上这篇刊于1957年5月22日《人民日报》的发言,最终成了章伯钧被划为右派的罪状和定性材料。罪状的第一条是主张政治设计院;罪状的最后一条是反对文字改革。另加了一条是主张“轮流坐庄”。 

1980年中共中央决定给百分之九十九的右派平反,但章伯钧仍是大右派,不予改正。最近章伯钧的小女儿章诒和撰文称,当年中央统战部把章伯钧的妻子和女儿找去谈话,说中央给反右定性为“扩大化”,那么就需要保留一些右派。要保留右派,就需要保留右派中的头面人物。要保留右派的头面人物,自然就需要保留章伯钧。

平反右派时,中央统战部对章的家属说,当年给章的划右材料都不确实。说各党派要“轮流坐庄”是张冠李戴,话是程潜说的,却戴在章伯钧头上。难怪当时章的妻子说:“对此决定,我只能服从,而不能赞成”。
文章来源:网络综合
分享到

相关头条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