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陈一瓢
关注Ta的:
资深媒体人,现居广州。

1951年四川大邑土改:人命轻薄如纸

关注Ta的:
“姓名:揭杨氏。年龄:50。性别:女。家庭成分:地主。个人出身:地主。怎样自杀:抹喉。自杀日期:8月20日。自杀原因:拒不赔偿,舍命不舍财。”(注1)

在四川省大邑县档案馆,存有建国初土改期间的自杀统计表。揭杨氏在其中只占据了一个表格。她以惨烈的抹喉方式结束了生命,身后还要背负“拒不赔偿,舍命不舍财”的污名。

大邑县鹤鸣乡的龚朱氏和张李氏,留下的个人信息略为详尽。鹤鸣乡土改工作队在1951年12月21日的一份调查报告中这样写道:“龚朱氏,女,七十二岁,地主成分,住二分会。出租田十三亩。七分山地。收入十六石一斗三升。十二月八日,曾送至七分会让群众斗争,该地主坚持顽抗,不向农民低头,群众在怒恨之下打她一顿。因龚朱氏家里只有一人,在七分会群众斗争他三天,家中没有人给她送饭,但在于十二月十一日送回时,仍不吃饭,次日早晨即死在家里。”(注2)

一个72岁的孤寡老人,只是因为出租田地,就被群众连续批斗三天。不准回家,痛打,挨饿。官方的报告不会铺陈其间的具体苦难,但我们可以推知,她被送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所以才会在次日凌晨死亡。

张李氏的情况如下:“女,四二岁,一分会人,土改中被评为小土地出租者。出租田一亩四分,丈夫张兴盛作盐生意。初划成分时,定为工商业(者)兼地主,自报赔偿二石米。她儿张万云打伤武装队员后,群众决定要她负责医药费。村干部便叫张李氏来,她当时便满口承认负责,但回去后,于十二月十五日自杀(吊死)。”(注3)

这位张李氏出租的土地更少,只有一亩四分。和其他依靠勤劳略微富裕起来的农民一样,她在土改运动中,要为自己的所谓“剥削”承担责任,给予贫下中农积极分子赔偿。赔偿之外,地主已先被没收了土地和浮财,所以赔偿数额常常会超过实际支付能力,但是不赔偿又要遭遇无休止的批斗,因此才有自杀事件出现。

生命最可宝贵,在人的理性选择中,基本不存在“舍命不舍财”的现象。张李氏满口答应赔付医疗费,应是一个免受皮肉之苦的缓兵之计,但她大抵是没有钱的,所以只有选择相对体面的自缢。
文章来源:腾讯大家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4-10-28发布在社会圈
伴随土地改革,会带来一些新的投资机会。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