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秦朔:真正的大媒体潮才刚刚开始

关注Ta的:



12月17日,著名独立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先生亮相广州国际媒体港,出席2016中国(广州)新媒体千人峰会。此次峰会由汇志新媒体、秦朔朋友圈、广东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媒体百人会主办,主题为“拐点:新媒体运营与企业自媒体发展趋势”。在主题演讲环节,秦朔先生为现场观众解读“新媒体的新挑战及其出路”。

 

2016年末,秦朔的创业产品“秦朔朋友圈”上线一年有余。在这一年的新媒体实践中,在秦朔看来,真正的大媒体潮才刚刚开始。同时,秦朔也深刻地体会到,自媒体也要有“他”责任,为社会创造价值。只有建立在这样一个关联度的基础上,自媒体才有持续发展的可能。


秦朔_副本.jpg

摄影:谭伟山


“万物皆媒”的时代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媒体化的时代。这个时代“万物皆媒”,所有的时空都是媒介传达的形式。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我觉得真正进入了在上个世纪80年代托夫勒在他的“未来三部曲”(《未来的冲击》《第三次浪潮》和《权力的转移》)讲到的,“人类自从创造了这个懂得自觉与外界互动的神经网络后,改变了我们文化和企业运作的规则。”今天,这个“神经网络”因为智能化的手机,成为我们身体的一个器官,可以在每时每刻都发挥作用。

 

新媒体时代来临的主线之一:媒体自身的变革


今天这个媒体的情境,很像1990年的时代。当时有一本非常出名的书,叫《大媒体时代》,里面提到一个概念,媒体统领世界。在当时只是感觉到了媒体、娱乐、通讯、技术,在未来会整合在一起,带来一种非常强大的潮流,这种设想,今天变成了现实。之前有种观点,2005-2017年,整个一轮熊市到牛市会三年时间完成。但是在过去一年里面,中国的资本市场因为有了微信这样一个超级连接器,在一年时间里面就完成的从熊到牛再到熊的过程,也因为今天媒体的这个环境,我们可以看到在双十一,在24个小时里有1207亿,其中80%以上全部在手机上完成。所以,今天事实上你可以说是社会化的媒体,但是更准确的说是媒体化的社会,是媒体化的消费,是媒体化的政治等等。我觉得真正的社会的基本的构成方式已经是媒体化了。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比尔盖茨写了一本书叫《未来之路》。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个概念,说Go Big Or Go Home,就是要么做大要么回家,做大什么?做大电子商务,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在今天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我觉得今天对于我们的这个时代来讲,在这个媒体化的时代里,要么向前,要么回家。那么我觉得为什么今天会出现我称之为媒体化的社会?我觉得有两种不同的演进路径。第一种是媒体自身的变革,第二种是整个社会的变革,那么从媒体变革的角度来看,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在全球其实传统媒体本身在经历了很多很多的变革,比如说从1980年代电视直播的CN的出现,其实在这么多年时间里面,传统媒体对于形成一个更加开放、信息更加流动的这样一个社会,做出了很大贡献,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形成今天的媒体化过程中,更重要的力量是来自于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新媒体的力量。


以我粗浅的一个归纳,我认为1999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年头。在这一年,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出现了。2005年,出现了视频网站土豆、优酷,5年以后优酷上市。2010年的时候,我们看到爱奇艺出现了,bilibili的前身B站也出现了,从以图文为主导的门户开始了以视频为主导的,而且是跟动画、动漫、游戏相关联的这个产业开始了。2009年的时候,微博出现了,其实在更早的2003年博客已经出现了,但是只有在微博的时代才有强大的互动性。到了2012年,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代表性的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就是微信公众号在1月开始运营,然后在3月的时候,今日头条出现了。


再下一个我认为里程碑式的事情其实是在今年,有大量的直播网站的出现,直播网站的出现,其实就是把信息流完全是实时的呈现在你的面前。


在过去差不多20年时间里面,每一个技术的突破,以及技术所提供的媒体平台上,都绽放出了许许多多的新媒体内容生产的花朵,在每一个时段里面有不同的大V,今天是大号,网红等等,都出现了。我觉得这是一条主线:媒体自身的变革。


另一条主线:社会自身的变革


第二条主线,其实是我们整个自身的变革。从1999年中国的门户出现以后,到今天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觉得简单的来讲,比如说PC到移动互联网,比如说整个中国的消费升级,整个中国对于内容消费的多样化,从更多的可能是关注时事新闻,到今天完全是一个兴趣时代,接下来可能更重要是在中国所形成的电子商务,以及中国领先全球的移动支付,就这件事情,中国的移动支付的方便程度在全球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比拟的。在过去的十几二十年时间里面,中国有明显的代际变化,80后、90后、00后,这三个代际的5.5亿人口,已经成为整个中国消费最重要的支柱。在过去的时间里面,全球化成为我们生活的一个基本的一个形态,2001年中国正式入世,所以今天中国的代际变化,又跟看美剧、看韩剧、看日本的动漫等等,跟这一代人的文化消费是相关联在一起的。


最后是我们从2G、3G、4G,到接下来的5G,整个通讯技术有很大的发展,所以这样的外在的这种变化,加上媒体自身的变化,就形成了华为公司在去年所提到的一个概念,我们进入了一个全连接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其实我们过去认为说媒体可能是一个虚拟的东西,过去你像游戏,比如说资讯的供给,可能是虚拟的。但是今天,由于媒体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一个基本“器官”,事实上今天我觉得媒体本身就代表了一个很庞大的经济体,就马云最近讲一个概念说,仅仅用这个过去的零售来看待已经不够了,其实未来阿里巴巴就是一个在互联网,跟线下完全融为一体的新的经济体,未来可能有几亿、十几亿、二十几亿的生活,包括很多人的创业就跟这样一个经济体完全联系在一起。


真正的大媒体潮刚刚开始


我觉得今天媒体,成为我们社会方方面面的一切的基本的载体和运作的中心。今天你很难想象一个企业,如果没有一个媒体的意识,还能够进行研发。因为所有这个过程中都要有消费者的参与,都要有DIY,如果没有一个媒体传播意识,一个公司的产品如何去到达消费者?所以事实上在今天企业在某种意义上都变成媒体化的企业。我觉得过去的十几二十年的变化,从媒体跟社会两端的变化,汇集在一起,我们可以称之为媒体化的社会,社会化的媒体,媒体化的经济、媒体化的消费,甚至我们可以说媒体就是我们今天的社会生态,媒体就是社会,企业就是媒体。因此我觉得说,真正的一个大媒体潮刚刚开始。


我们可以说很多的传统媒体受到了很多挑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说从这些传统媒体里走出来的人,他们创造了更大一个意义上的大的媒体潮,这不是传统媒体的失败,而是传统媒体的骄傲和光荣,包括像我这样的人以及很多从传统媒体出来的人,我们对于我们曾经供职的机构,我觉得我们内心深处肯定是非常感恩的,某种程度上说我们今天能够安身立命,恰恰是因为我们身上还有一些过去媒体告诉我们的基因,这样的一个基因,跟今天整个全社会的媒体化的变革跟媒体化的构成相结合,帮我们能够找到一条新的道路。


今天一切都是媒体,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之分


因此我不太认可说,我们今天的媒体还要在再分新旧,还要再分传统跟新兴。我认为今天一切都是媒体,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之分,只有你能不能给社会、给用户创造价值的区分。事实上今天所谓的新媒体,包括很多自媒体,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活跃度的问题,持续生产优质内容的问题,自媒体人的能力问题。如果做得不好,我们这个媒体的“媒”,可能变成倒霉的“霉”。


我现在有一个感觉,大量的在社交化平台里传播的信息,是不能直接拿来引用的,这样的例子我可以举出N多,比如说中国要开征遗产税了,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类似的新闻。其实这个在2013、2014年辟谣N多次了,但是今天写文章还在引用。所以我认为今天来说,如果说所谓的新媒体以新而自居,我觉得事实上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是非常愚蠢的一件事情。


不久前我去伦敦,去经济学人做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依靠优质的内容,在过去的时间里面都已经大大降低了广告在总收入中的比重,比如说金融时报,以前广告的占比是80%,今年只有50%,但是整个付费用户是越来越多了,很快他的纸版加数字端的付费阅读用户会超过100万,所以他们会活得很好。


因此我觉得今天这样一个时代的背景下,大家可能都要面对一个我们如何做得更好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做得更好?我相信有一些原则,在我们过去这些年是可以发现的,持续不断的去生产优质的有公信力的内容。持续不断的改进自己跟用户之间的沟通方式、连接方式,持续不断的优化媒体的组织方式,能够让媒体在更大的意义上去整合社会的资源,以及持续不断的增加媒体跟资本市场的互动,能够从整个的资本那里获得助力,我觉得这些方面都给了我们很多共同的启发。


当然,我想无论是对于我们所谓的传统媒体,还是所谓的新媒体,在面临一个媒体化的社会跟媒体化的时代的时候,的的确确都要放大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今天可能在这方面,很多的自媒体走在里前列。像我的同学吴晓波,以前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做投资,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一个品类里面做出一个品牌杨梅酒。吴酒出来以后会做吴酒店,事实上很多媒体的内容创作者,不仅仅是会开创内容电商的模式,内容付费的模式,以及IP人格化的模式、社群的模式,最终我认为媒体会成为反向去改造社会现存的商业组织跟商业模式的重要力量,换言之,媒体因为它有强大的赋能的作用,和洞察社会变迁的作用,事实上今天的社会,事实上是一个经济在生产什么?经济在生产文化和媒体所展现的一种生活方式,如果媒体在这样一个方向,他走到时代的前沿,在某种意义上他有可能也走在经济的前沿,所以我完全相信说未来有很多我们商业世界的优质的产品与服务的供给者,是由今天的媒体经济创造性的变化而实现的。


当然,这个跨越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商业的世界也有很多的能耗,并不是一步就可以完成的。但是当你能够走在整个的具有引领性的、具有消费者洞察力和连接消费者的能力的前沿的时候,你天然的具备了去改造一切的产品和服务的可能性,跟这个可塑性。


自媒体也有“他”责任


那么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观念,在这样一个大媒体潮的社会化媒体、媒体社会化时代,我觉得我们这样的自媒体也都面临着生生不息、生生死死和自我超越的永远不停的一个挑战,我觉得在这个时刻,我是希望说我们需要有更深切的社会责任,我非常反对把自媒体简单定义成自己成立的一个公司,自己成了老板,是自由的,自己安排的。我不认为是这样一个方向会能够让自媒体最终非常的兴盛跟发达,我认为虽然是自媒体,但是要有“他”责任,就像当年的非常著名的人格心理学大师容格讲过一句话,说“I+WE=fully”,我加上我们,才是一个完整的我。所以我认为自媒体发展的下一步,一定不是非常简单的想着怎么赶快去融资,怎么赶快去估值,怎么赶快去挣钱,而是要把自媒体放在整个媒体化时代、媒体化生态、媒体化经济、媒体化消费的大的时代洪流里面去看你能够创造哪些独特的价值,你能够创造哪些更有意义的连接,你能够发现哪些更大的未来的创意,然后既有媒体的平台去整合更好的资源,去创造出用户真正喜欢和受益的真正价值。


所以我认为,当媒体具有越来越多赋能与社会的职能和功能的时候,媒体、自媒体应该用大媒体的概念要求自己,应该为实现一个更好的社会、更好的消费,更好的经济,更好的文化、更好的舆论氛围做出我们的贡献。我觉得只有我们超越了一个小我,真正把自己建立起“他”的事业、“他”的责任,社会的价值,只有建立在这样一个关联度的基础上,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媒体时代,我们自媒体才有可能有出路,我们自媒体才有可能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我们自媒体才可能真正成为服务社会,跟服务于人民群众的福祉的建设性的正面的力量。我想这就是我们在一个媒体化时代的自媒体的责任。


据悉,2016中国新媒体千人峰会全天近1500人参会,数十位新媒体领袖、企业家和投资人进行发言。第二届新媒体千人峰会计划将于明年5月份举办,继续为新媒体人带来更多高价值的干货分享。


九哥二维码(新).jpg


文章来源:九个头条网
分享到

相关头条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