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24年了,我能想到最抗通胀的东西,也就是造假的罚款了

关注Ta的:


打假,成为了今年两会代表委员高频词汇之一。

 

不久前,全国人大代表黄建平批马云的言论,刷爆朋友圈。

 

黄建平说,在淘宝网店上,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已越来越严重——他披露的资料中显示,目前在淘宝网上搜索“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经过集团授权的只有两家,集团自己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其他店铺全都是冒名侵权的。

 

为了网络打假,黄建平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打假法务部。“还不够,就去请专业打假的团队,去找有律师营业执照的律师,专门来做这个事情。”

 

不少企业说起打假,都是一部心酸史。

 

柳传志曾表示,中国企业家的形象被制假售假份子破坏。

 

老干妈则是一年四季都在打假,每年打假投入3000万。


造假的违法成本低

 

那么,为什么年年喊打假,依然是假货横行?

 

原因之一,在于造假的违法成本低。

 

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产品质量检验机构、认证机构伪造检验结果或者出具虚假证明的,责令改正,对单位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取消其检验资格、认证资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要知道,1993年,报纸上就打出“三万元拥有一个家”的广告。当年的5万块,可谓是巨款了。

 

但是现在的5万,与房价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很多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但是从1993年到现在,造假依然停留在这样的处罚标准。处罚的力度过轻,没有起到警示作用。

 

监管不严  权力寻租

 

另外,除了制度层面,在打假的现实过程,能否真正执行到位,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今年初,新京报与清研智库联合推出的一项调查中,超4成网友认为,监管不严是假货事件频出的主要原因。



在财经网的《“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的莆田假鞋是怎样炼成的?》一文中,曾提到权力寻租的问题。

 

“在约谈商家、巡查检视的过程中,也有部分执法人员收受贿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假货根源无法被彻底铲除。

 

有的执法人员到造假作坊后,并不查封,只说随便坐坐。“谁没事会来你家坐坐?我懂什么意思。”作坊主便随即送上“好处”,甚至,一些熟了的执法人员还会建议仿哪种鞋好卖。”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莆田除了是假鞋之都,还是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 


打假还需重拳出击

 

应该说,从目前的假货横行的情况而言,从法律法规层面进行严监管势在必行。

 

在全国人大代表一番痛批言论之后,3月7日,马云发微博提到,中国绝大部分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而获利极丰。

 

“我建议参考酒驾醉驾治理,设想假如销售一件假货拘留七天,制造一件假货入刑,那么我想今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食品药品安全现状,我们国家未来的创新能力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事实上,从阿里巴巴公布打假数据来看,制售假入刑率不足0.7%。

 

3月10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张茅在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中表示,既要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又要建立信用体系,大幅度假货问题才能够大幅度地减少。


他表示:“加大惩戒力度,一些企业家提出要加大惩戒力度,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造假行为,我是赞成的。最终是建立信用系统,把造假的企业、受到处罚的企业公示这个系统上,使企业一处违法、处处受限……最终要建立起企业自律、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政府监管的社会共治系统。”

 

当然了,从监管方面来看,除了法律法规层面,作为电商平台,也是责无旁贷。

 

黄建平曾主动为阿里想了维护品牌企业权益的办法。他呼吁马云在淘宝推行实名注册制,以及网店经营内容与注册内容的一致性,“在店主注册网店的时候就严格审查,让他们提供相关证件,并且严格按照证件内容来规范网店的宣传和经营,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事实上,《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都对电商平台入驻商家“售假”所需承担法律责任有明确规定。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


也就是说,电商平台需要在很多方面尽到监管的责任,例如“明知商家售假视而不见”需承担连带责任。马云建议“酒驾式打假”,加强监管。那对于电商平台,又该怎样加强监管的力度呢?


外国是如何打假的?


那么,如果从加强监管来看,外国是如何打假的呢?有哪些做法值得中国借鉴?

 

韩国:销毁海外个人直购“冒牌货”


根据韩国《商标法》,制造、销售仿冒伪劣商品,侵害商标品牌权益的,构成侵害罪,可被处以7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亿韩元以下罚金。

 

通过海外直购购买商品时,如果在通关过程中被发现商品为“假货”,韩国海关将直接没收并销毁物品。

 

日本:禁止个人从海外购买假货

 

日本商标法和防止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禁止贩卖、制造和进口假冒、仿冒产品,禁止以贩卖为目的持有仿冒产品。违者将判处5年以下拘役或者500万日元以下罚金;对违反法律的法人要处以最高达1亿5千万日元的罚金;除刑事处罚外,还可能被追究民事责任。


日本禁止个人从海外购买假货。日本法律将仿冒产品与毒品、兴奋剂和枪支并列为禁止进口的物品,海关发现即予以没收;个人消费者在海外购买了仿冒的假名牌,也被禁止带回国内。

 

日本有一个诚信体系,包括来自政府的惩罚、独立的司法的惩处,还有自由媒体的曝光。


美国:贩卖假货是犯罪行为

 

美国联邦法律规定,贩卖假货是犯罪行为。初犯者将面临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者将面临20年以上监禁和500万美元的罚款,因假货造成死亡后果的个人将会被终生监禁。对于公司,罚金高达1500万美元。

 

美国有一个全面出击的打假部队,旗下包括多个美国联邦部门,以及和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伙伴机构的合作机构。

 

2004年,国际贸易管理局推出打假举报网站STOPfakes.gov,为企业、消费者、政府和国际合作伙伴的投诉通道。

 

德国:罚款或判刑监禁

 

在法律上,德国对销售假冒产品的惩罚手段有两种,罚款或判刑监禁,监禁时间最短三个月,最长三年。

 

如果携带假货入关,通常情况下5件以下的予以没收;5至10件的还要追加罚款;10件以上的会被视为制售假冒产品,将会被送法庭审理,最高可被处以30万欧元的罚款并被判3年监禁。

 

据南方周末报道,法律的执行在德国很有力,一旦罪名成立,根据《刑罚流程条例》第169条的规定,当事人会被立刻告知惩罚措施。2001年刑罚执行统计数据显示,当年有大约90%的此类案件判罚都得到了执行。2012年2月14日一个33岁的男性因为在网上售卖超过10包假冒La Martina等名牌衣物而被处以9个月监禁缓刑。

 

法国:建赝品博物馆

 

早在1951年,法国在塞纳河畔设立了一个赝品博物馆,展示世界驰名的各种香水、钟表、皮具等物品的仿冒品。

 

法国有多个政府部门负责打假,在假货“重灾区”明察暗访,并聘请律师和法律顾问打击侵权案件,从多个角度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英国:以电视节目曝光打假

 

从2010年起,BBC推出一档调查节目《不列颠冒牌货》。节目讲述了假货对消费者的影响和危害,比如假冒儿童座椅可能危害到生命等,目前已经播到第五季了。

 

澳大利亚:罚款和监禁双管齐下

 

根据澳大利亚法律规定,对销售假冒商品的个人将会处以最高9900澳币,也就是近50万人民币的罚款,以及最高5年的监禁。


(内容综合来自华商韬略、财经网、新京报、阳光网、南方周末等)


九哥二维码(新).jpg

 

文章来源:九个头条网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7-03-24发布在公司圈
不得不说保险力量大啊!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