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4天内再融资7.5亿的共享充电宝,是资本的狂赌,实体的悲哀

关注Ta的:


几年前,陈欧体风靡一时——“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


九哥觉得,放在现在,这句话现在可以改成:“我是陈欧,我为共享充电宝代言。”当然,这话纯属娱乐。但是共享充电宝火了,却是真的。


一、共享充电宝:租赁的本质


最近,“共享家族”又添新成员——共享充电宝。

 

要问共享充电宝有多火爆?


举个例子。即使你没用过共享充电宝,但是在微信朋友圈,肯定见过朋友转发的“XX天融资X亿元,共享充电宝火了”之类的内容。


5月4日,据界面报道,聚美优品以总额3亿元人民币现金投资移动电源租赁企业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陈欧将出任街电的董事长。


后来,陈欧在微博上确认了这一消息。


但是,陈欧投资共享充电宝一事,引发了王思聪的怒怼。


王思聪表示:“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11.jpg

陈欧也不甘示弱,在微博上回应称:“谢谢思聪监督,不是每个项目都能做成,本来创业成功就是一件小概率事件,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5月7日,陈欧再发微博:“街电还是非常方便的,差点又手机没电了。”


这语气,这配图,是妥妥的为共享充电宝代言的节奏啊!

QQ截图20170509101322.jpg

   王思聪和陈欧的互怼,各路看客围观。但是这一次,王思聪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据投资界的消息,根据不完全统计,已公开披露融资的共享充电宝平台有12家、融资金额近12亿人民币,40多家机构入局。


错过了共享单车,不能再错过共享充电宝。或许是不少人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用资本疯狂已经难以形容这一波所谓的共享浪潮。


但是正如不看好共享单车一样,九哥对共享充电宝依然持保留态度。


首先,与共享单车类似,共享充电宝还是租赁的本质。


最新的消息是,据北京商报报道,一共享篮球项目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


其实,不管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还是现在的共享篮球,或许以后还会出现各种共享XX,在这一过程中,物权始终没有发生改变,所以说是租赁经济显然更为恰当。


此外,关于共享单车的模式,也受到了多方质疑。


在财经天下《花几十亿投资共享单车?知名投资人说这样很危险》一文中,王功权表示:“我认为共享单车这个模式是非常危险的,非常非常危险:首先,它竞争门槛不高,硬靠钱砸;其次,它地域性很强;再次,它很容易被模仿。”


其次,在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上,也不容乐观。


据新京报报道,现阶段盈利模式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充电宝本身租赁费用;二是押金;三是屏幕和充电宝承载的广告收入。


星瀚资本投资总监赵豪分析,“盈利模式单一,广告收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共享充电宝创业者眼中,广告收入是未来重要的现金流之一,但它的价值和收益是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的。以机柜式为例,这和线下的分众传媒等媒体的差异性并不大,竞争同样很激烈。”


另外,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值得关注。除了充电宝本身的质量问题,还有存在涉及用户的隐私,也令人担忧。


“差评”做了关于共享充电宝的实验,发现“手机上的所有信息都会被自动同步到树莓派的SD卡上,包括你的手机唯一标识码、通讯录、照片甚至是手机应用的账号密码。”文中提到:“共享充电宝真的存在安全隐患!”


二、无法承受之痛:脱实入虚


“都想用LP的钱去赌不劳而获,创投们已经没一点专业技术含量了。有这钱,就没人去解决一下手机电池的待电时间?”据说这是一则网友关于共享充电宝的评论。


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笑。


其实,在手机快充上,我们的技术并不差。比如说“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还有去年媒体报道的,“20秒充满电,华为真的搞出了石墨烯快充电池”。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而言,却很少有人真正去关心代表中国制造的技术,反而是一种资本的“圈地运动”、挣快钱占了主导。


事实上,不是这届的资本不行,而是所谓的共享经济背后,其实是一种脱实向虚的倾向。


  5月5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发表了主题为《转折点上的中国经济》的演讲。


许小年教授提到:现在有一个词叫“脱实向虚”。中国政府很着急,给你们一点钱你们不投入实体经济拿去干什么了?炒股票。


时寒冰曾在《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中提到:中国经济在2016年步入新的发展周期,做实业的人越来越感觉到盈利乃至生存的艰难,压力越来越大。


原因之一,在于:2003年,将房地产业视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从此,住房的公共产品特性被削弱,房价开始飞涨。

 

“从2003年开始,是虚拟经济飞速增长的时期,由此产生的近乎疯狂的赚钱效应吸引资金从实业流向虚拟经济,而流向虚拟经济的资金迅速获取暴利的示范效应,又不断吸引更多资金脱实入虚。因此,2003年8月以前,在中国最著名的企业家都是从制造业走出来的,而2003年8月以后的知名企业家及富豪榜上的富豪,绝大部分都是从事房地产开发的。”

 

在时寒冰看来,对于中国这样的一个人口大国而言,脱实入虚的危险性在于:

 

1、提供就业最多的实体经济的根基被动摇。

 

2、货币超发严重。这也是中国股市难以走出持续上涨行情的一个根本原因,因为它肩负着蒸发与吸纳超发货币的功能,否则,通胀将变得非常恐怖。而今,它又承担了一个新的功能,抑制换汇资金的增长。


3、 房地产等涉及民生,房价上涨增加民众的负担,因此,通过民生行业获取暴利在任何国家都是被严厉制约的。

 

然而,当中国脱实入虚的时候,美国早已开启了脱虚入实之路。所以,特朗普上任之后,提出制造业回归,并非毫无道理 。

 

今年1月14日,未来论坛2017年会暨首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提出一个观点:未来10年要跟科学家混在一块。

 

在周逵看来,“我拿自己做例子,12年在企业,13、14年做投资,至少这两年包括参加这个会,我后面10年要跟科学家混在一块,我要跟他们越来越接近,我的事业就会越来越有希望。这是我的一部分,也就是拼接机制,也就是长期竭力的机制。”


如今,关于共享经济的领域十分火爆,但是,在这个所谓的风口上,是否应该在实体经济上有更多的思考?


正如时寒冰所言:“实体经济是皮,虚拟经济是毛,没有皮,毛还长个毛啊?”


(部分内容综合自投资界、创业家、差评、北京商报、新京报、财经天下、功夫财经、时寒冰、《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经济大趋势》等)


九哥二维码(新).jpg



文章来源:九个头条网
分享到

相关头条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