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关注Ta的:
爱好摄影,从事平面设计,对政治有点看法和想法。

樊胜美:有毒的母女关系中,毫无界限感的妈妈,和缺失自我的女儿

关注Ta的:

公号ID:parentsup 家长进化论

公号简介:高冷、严肃、名校控。与你一起,成长自己,成就孩子。

本文已获授权

这两天,有多少人在追第二部《欢乐颂》?

上一季中,樊胜美那糟糕的原生家庭中,重男轻女、索取无度的父母,和好吃懒做、毫无担当的哥嫂,纷纷让众人恨得牙痒痒,也让樊胜美赚足了同情分。

以至于这一季中,每每镜头转到樊家那阴暗冷清的屋子,樊母苦大仇深的面容,还有樊胜美对母亲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观众的心也会跟着揪一下。

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关系,和全家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缺钱”基因,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把樊胜美牢牢禁锢在暗无天日的泥里。

即使上一季尾声时,樊胜美说出了“我再也不会管你们”的独立宣言,但从这一季的走向看来,家有病父,外加一个从来都只知道让女儿收拾烂摊子的母亲,还有那逃之夭夭、整天惹事的哥嫂,她是定然无法彻底和家庭断绝关系了。

事实上,樊胜美无法与原生家庭脱离关系,本质上,还是无法与母亲划清界限。

她千方百计让自己和母亲不一样,用昂贵面膜、买大牌包包,去高档场所也仪态万千、气定神闲,举手投足都拼命向高阶层人群靠拢。

可她在第一季时对曲连杰的百依百顺,豪气万千的连杯品酒,还有与安迪和奇点在一起时的小心翼翼,无不透露出她内心深处的自卑和惶恐。

而这自卑和惶恐,与樊家母每每出现时脸上的固定表情,倒是如出一辙。

可不,在第二季时,即使和王柏川确定了感情,一切看似向着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樊胜美,依旧时不时暴露出心底的不安,和对未来不明朗的恐惧。

这种不安和恐惧,体现在得知王柏川与曲筱绡做生意时的当场凌乱,体现在听闻小蚯蚓男友有房有车时的怅然若失,也体现在,催促王柏川努力赚钱买房时的心急火燎。

总之,故作大气的樊胜美,总是一不小心就显得小家子气。

而她姿态和格局上的小气,一笑一颦中的惴惴不安,和一提起钱时苦大仇深,其实和她母亲的影响不无关系。

大家有没有发现,即便樊胜美拼命想和自己的母亲不一样,可她依旧活成了母亲的样子,只不过,是年轻、美丽、时尚版的樊家母。

她们身上,都看不到什么轻松自如,看不到多少对生活的欣赏,也看不到除钱以外更重要的东西。

钱是她们的七寸,是她们的命门,是内心最敏感,最不得触碰的地方。

在她们眼中,有钱似乎能解决一切问题,能让樊胜美顺利恋爱结婚,能让樊家兄嫂不再阴魂不散,能让樊家母不再苦苦纠缠女儿不放。

可是,有钱能改掉这一家骨子里的稀缺感吗?有钱就能让兄嫂立马放弃对妹妹的搜刮吗?有钱,就能让樊胜美彻底摆脱内心的惶恐不安吗?

不得不说,母亲的浅薄、纠缠和消极,摧毁了女儿的自尊心、自信心和自我价值感,扭曲了女儿的价值观、金钱观和心态格局,也非常容易毁掉樊胜美基底脆弱的恋情。

这是因为,樊胜美与王柏川的恋情,即使不是被樊家一堆家务事毁掉,即使不被百般不情愿的王母阻止,也可能被樊胜美的买房心切、自疑不安和热衷比较,给亲自摧毁。

这样看来,母亲对女儿的影响,以及母女关系对女儿自尊自信,和亲密关系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而也正如樊胜美一样,无数女儿在成长历程中,目睹妈妈在婚姻关系中的逆来顺受、委曲求全,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想千方百计让自己和妈妈不一样,却到头来,无论从举手投足,还是婚姻关系,都依旧活成了妈妈的样子。

这似乎已经成了绕不过去的魔咒。

而这,又是为什么呢?

借着《欢乐颂》中樊胜美的母女关系和相处模式,我们就来谈谈,母女关系对于女儿的影响,为什么会那么大。

有毒的母女关系,如何毁了女儿的生活

在家庭关系中,父母作为整体,与孩子的关系是被研究得比较多的领域,而但从父母性别来说,“缺席的父亲”们受到的关注和批评,往往要多于母亲。

而即便是说起母亲,大家也都认为,母亲天生就有强大的母性,能无私、尽责、爱护孩子,还比父亲细致周到、温柔体贴,理应不会在刻意或无意之中毁了孩子。

而根据研究,如果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出了问题,对孩子的伤害与毁灭,其实要大于父亲,尤其对于女儿。

因为,母亲与女儿之间的相爱相杀,比儿子要多多了。

根据英国某教育网站的一项大型调查,妈妈对于女儿,要比儿子苛刻得多,也有超过一半的妈妈表示,她们与女儿的关系更加紧张,与儿子的关系则更加和谐。

其中原因,可以从性别差异的角度来解释。

母亲与女儿都是女性,妈妈往往会给予儿子更多的自由和鼓励,但对于女儿,母女虽然看起来更亲密,也经常分享隐私与八卦,但妈妈会像要求自己那样,以严格的标准对待女儿。

而女性又通常善于自我批评,所以当妈妈以高标准要求女儿的时候,她们也会更加喜欢批评女儿,进而让女儿也习惯于自我批评。

而这种亲密与高要求,一旦失衡起来,就容易缔造出有毒的母女关系。伤害女儿不说,妈妈们也会因为两人关系不佳而陷入痛苦,难以自愈。

那么,到底有哪几种有毒的母女关系呢?

无界限感的妈妈,窒息的女儿

曾经有篇热文,说的是“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界限感”。

亲戚之间缺乏界限感,所以随意借钱不还;朋友间缺乏界限感,所以肆意开过火玩笑;亲子关系中缺乏界限感,所以就有了父母的极端控制,与孩子的无限啃老。

同样,有一种有毒的母女关系,就是因为缺乏界限感所致。而这种缺乏界限感,有两种表现形式。

  • 以爱为名的控制狂母亲

第一种,是打着爱的旗号,口口声声说着“为了你好”,事无巨细地插手女儿的生活,从点点滴滴控制女儿的母亲。

小到穿什么样的衣服、梳什么样的发型,大到学什么样的专业、找什么样的工作,以及选什么样的丈夫,她们都希望女儿听从自己,不要反抗。

倘若女儿反抗,就会得到不知好歹、忘恩负义,或者“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数落。因为在这些妈妈们眼中,孩子是没有自由意志,也毫无明辨是非能力的。

她们乐于无私付出,甚至能付出到把自己累得不行,但她们一味沉浸在付出后的伟大幻觉中,却从没想过,孩子要不要这样的无私服务。

在某期《四大名助》中,就有个妈妈粘女儿到了叹为观止的境地。

二十多岁的女儿,就连谈恋爱约会,妈妈也要时时刻刻与两个年轻人共处一室,两人去逛街,她也要寸步不离,甚至要求夹在两人中间,三人手牵手并排走路才可以。

还有一期中,也有个妈妈,离异后所有生活重心都扑在女儿身上,女儿去外地上学,她也要随时打电话哭诉孤独,试图用悲情牌唤起女儿的愧疚心。

可在节目现场,女儿发出的恳切表白是,“妈妈,你让我感到喘不过气”,妈妈愕然,继而潸然泪下,她没有想到女儿竟然嫌弃自己炽烈的爱。

虽然女儿更需要家长保护,这没错,但母亲对女儿的病态寄生,其实是自己缺乏爱好、朋友和感情,把亲子关系凌驾于夫妻关系之上的表现。

这样的妈妈,可能会因为夫妻关系不和而怅然若失,也可能因为退休生活无聊而无事可做,于是她们将女儿死死锁住,借着母女之间天然的亲密感,错将女儿当做了全部的情感宣泄口。

导致的结果,就是女儿长期缺乏独立感和自由感,令孩子感到窒息不说,还非常容易失去自我。

甚至有的妈妈,即使女儿自己生了孩子,也要全方位掺和孙辈的成长,仿佛自己才是孙子的妈妈,而女儿毫无对孩子生活和教育的决策权利。

在妈妈长期单方面的热心付出中,女儿的纠结和歉疚也会日益增加。她们自己非常不希望妈妈离自己这样近,但又害怕如若直接提出拒绝,会让妈妈伤心,也怕背上冷漠、不孝的骂名。

所以,很多女儿就在难以拒绝的母爱中,渐渐丧失决断能力,也可能渐渐习惯母亲的完全控制,在与母亲的病态共生中,失去自己的生活。

这些都属于以爱之名,跨越界限的纠缠型妈妈。

  • 理直气壮的索取型母亲

还有一种妈妈,连爱的旗号都不打,她们与女儿之间毫无界限感的表现,就是对女儿没什么保护能力,母女角色颠倒,还将女儿当作了投资工具,来肆意索取,比如樊胜美的妈妈。

这样的妈妈,通常不具备经济独立能力,也可能自己在家就是从属地位。

相比于关雎尔妈妈对女儿的照料和关心,樊胜美更像是一个家庭没有实权的大女主,也更像是父母和哥哥的妈妈,而不像是一个本该受到家庭保护的女儿。

由于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樊家父母认为,养大了女儿就已经仁至义尽,女儿工作以后,就得承担起贴补家庭的重任,顺带着还要为那扶不起的哥哥收拾烂账,就连小侄子日后的上学事宜,也被理所应当推给了远在上海的姑姑。

也许是樊母的无钱软弱,也许是她在大半辈子服务家族男性的过程中,积累下的习惯性卑微,她口口声声关心女儿,却总是在家务事中毫无主见,更无说话的底气和决断力,事事都需要女儿拿主意,履行所谓女儿养家的义务。

而到了享受权利的时候,好处却都给了家庭的男丁——儿子和孙子,樊胜美落不到任何好处。

而我们也知道,母女关系是女儿第一次拥有亲密关系,通过这层关系,女孩会学到信任、分离和情感处理,从妈妈对自己的态度中,学到自己是谁。

那么,樊妈妈对女儿的索取,以及处处表现出的无界限感,就让樊胜美难以拥有太高的自我价值感。

因为在樊胜美眼里,妈妈总是在嫌弃自己贫穷无能,总是数落自己没能力钓到金龟婿,把整个家庭拉出贫困深渊,总是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权力无边,毫不体谅女儿只是个在他人手下干活的小白领。

而樊胜美,对家庭危机的无力、无钱和无权,进一步加剧了她对自己的埋怨。

樊胜美对这种家庭关系充满了厌恶,也因为长期被使唤和压榨,无法摆脱对家庭负责的歉疚感。处处小心翼翼,时时内心惶恐,哪怕是高级化妆品,和看似阅尽荣华富贵的姿态,也无法将这种谨慎感掩盖下去。

在与王柏川的恋爱关系中,她也很难不被家庭影响。

她遮掩不住的买房急迫感,让王柏川紧绷心弦;长期稀缺感造成的管窥心态,又让她难以耐心等待男友成功;还有脆弱自尊表面的佯装强大,让她因为王柏川求助了安迪而大为光火。

这些表现,都非常容易导致两人的矛盾与分歧。何况,王柏川成长于一个小康家庭,他无法理解日日被养家的责任感,和缺钱的急迫感包围是什么心情,也自然无法体会,樊胜美每时每刻究竟在焦虑什么。

所以,樊妈妈的脆弱无能、索求无度,让樊胜美活得比任何一个朋友痛苦。

而她给女儿造成的低自尊、稀缺感和无安全感,也无疑为女儿的恋情、事业,布下了一枚枚定时炸弹。

冷漠的妈妈,和缺爱的女儿

还有一种妈妈,似乎天生冷漠、缺乏情感,她们忽视女儿、极少示爱,就连女儿的基本情感需求,她们都吝惜提供,哪怕女儿做了值得骄傲的事情,妈妈也不会施予鼓励与赞美,甚至会冷嘲热讽、百般打压。

她们虽然会给予女儿基本的生活照料,但她们并不会悉心倾听女儿的内心,认真了解女儿的需求。

女儿想要苹果,她会固执地认为香蕉更好,于是就将香蕉硬塞给女儿,末了还要抱怨女儿不懂珍惜和感恩。

总之,她从来不问问女儿真的想要什么。

更有极端案例中,妈妈在情感上就难以对女儿产生天然依恋,也极少愿意拥抱、亲吻或抚摸女儿,对孩子的哭泣无法产生回应和安慰的欲望,女儿出现的心理和情感问题,她们也不予以询问和解决。

而这样的行为,其实已经造成了名义上的遗弃。

她们这样做的原因,有些人是因为根本不怎么爱女儿,有的人是怕赞扬会让女儿骄傲自满,而有些人,则是对女儿存在一种原始的同性竞争感,也就是连自己的女儿都要嫉妒。

这样的母女关系中,女儿就会始终处于缺爱,甚至内心深受创伤的一方,尤其在人们相信妈妈会本能爱护孩子的文化环境中。

因为看着别人的妈妈热情温柔,这些遭受冷待的女儿,会经历一段深刻的自我怀疑,认为自己是否做错了事情,才招致母亲的冷漠回应。

久而久之,就连基本的情感需求,她们也会认为那是非分之想,自己根本不值得被爱、被关注,更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而母亲长期的忽视和轻视,还会导致女儿想尽办法用优秀或堕落,来得到母亲的关注。比如一次次争取考到第一名,再比如堕落到逃课辍学、早恋早孕。

而即便优秀的女儿更优秀,堕落的女儿更堕落,她们内心永远都有个填不满的情感空洞。

在亲密关系中,这些女儿也容易处于被动一方。

因为她们始终缺爱,所以一旦得到异性垂青,她们就有可能千方百计留住对方,而付出的代价,则是降低自尊、舍弃自己,甚至低到尘埃里。

同时,又由于缺乏安全感,她们还可能非常粘人,夺命连环call是她们的致命法宝,疑神疑鬼是她们的恋爱常态。

渐渐地,男方也可能会因为窒息感,而仓皇逃离。

美国佐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的研究也现,母女关系,会影响女儿未来亲密关系的处理能力,也影响女儿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如果妈妈要求非常严格,对女儿百般挑剔、冷嘲热讽或横加责骂,那么女儿的自尊心会更低,自信心更差,也可能过分迁就别人,始终都带着一种歉疚感和卑微感,社交技能自然更低。

自恋的母亲,焦虑的女儿

最后一种母亲,完全不同于那些事无巨细照料女儿的妈妈。

她们不会时时刻刻把注意力放到孩子身上,也会刻意减少对孩子的参与程度。同时,她们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从外在形象的优雅美丽,到母亲形象的完美强大,都是她们要求自己必须达到的。

这样的妈妈,很可能看起来很完美,富有魅力、友好温和,对家庭照顾得井井有条,很可能也有成功的事业。

不过,对于孩子来说,完美的妈妈似乎看起来太过完美,以至于缺乏了人间的烟火气,还充满着对孩子的疏离感。

她们之所以要成为别人眼里的完美母亲,只是因为,她们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所以她们对孩子要求严格,力求显得自己是一个懂教育、爱孩子的母亲。

但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她们对孩子要求刻板,也缺乏与孩子心贴心的交流,和毫无顾忌的肆意玩耍,亲子关系刻板乏味。

还有的妈妈,不仅对自己的外在形象至为在意,还对女儿的身体形象要求颇高。

比如,母亲如果严格节食,且异常注重运动瘦身,那么她对自己身型的过度关注,会给女儿传达一个信号,就是只有苗条美丽的女性,才是完美的女性。

即使有的妈妈并不会要求女儿少吃多动,但她们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时不时说出的“我要减肥”,其实就已经间接影响了女儿对自己的身体认知,继而推动女儿的饮食习惯发生改变。

而母女关系,其实是一个女孩子自我定义和自我认知中,最重要的因素。女孩们从母亲的身上,看到一个女性应有的样子,也会通过对母亲的模仿,来努力向妈妈靠拢。

所以,也有相关研究表明,母女关系会极大影响女儿对自己和身体的认知,尤其是对于青春期时自我认知刚开始全面,且非常注重外在形象的女儿。

那些过度在意自己体型和体重的父母,就会被孩子当做模仿对象,而引发孩子对自己身体的过度关注和担忧。

尤其是对青春期容易发胖的女孩子来说,对身体形象的不满意,很容易引发饮食紊乱,也就是贪食、厌食症。

反过来看,也有研究证明,那些患有厌食症的女孩中,有很多人的妈妈,就对自己的身体形象有更高程度的不满,还比女儿没有厌食症的妈妈,更加在意自己的体重。

相比而言,那些不怎么关心自己体重和体型的妈妈,她们的女儿就较少受到体重体型的焦虑,也更加满意自己的生活。

除了妈妈对自己的高要求,还有研究证明,如果一个家庭中界限模糊,或母女关系紧张复杂,那么也会更容易使女儿出现消极的身体形象认知。

其中原因,就是因为人际关系的糟糕,使女儿缺乏安全感,而与她所依恋的母亲难以相处,也非常容易造成她对自身评价走向消极。

而这种消极,就是对自己身体形象、成绩能力、学业/职业目标和社会关系,全方位的消极否定。

在很多心理学案例中,有的女孩,会因为热爱打扮而遭受母亲最强烈、最污秽的诋毁,于是她会认为自己肮脏丑陋、无人欣赏。

极端情况下,有的女儿甚至会拒绝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女性,厌恶自己的女性化特征,因为她认为正是这些特征,才让自己遭受母亲的冷嘲热讽。

于是,这些内心痛苦的女孩,就很可能以消极、残忍的方式,对待自己的身体。比如自残,也比如故意掩盖自己的女性化特征,装扮成假小子,再比如,我们在《性侵如何毁了人的一生》一文中提到的,故意发胖,企图让自己显得丑陋不堪。

家庭是一个人最初,也是最重要的起始点,而在家庭这个社会的缩略版环境中,孩子会通过父母的眼睛和评价中,得出对自己的评价,而妈妈作为孩子最重要的人,她对孩子的评价,会成为孩子自我认知中最稳固的一部分。

母女之间拥有长久、亲密、稳定的关系,对女儿的自尊、身体形象认知,以及情感的处理能力,都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如果妈妈欣赏女儿,那么女儿就会充满自尊、自信,热爱生活,也相信自己有权利得到美好的恋情。

而倘若妈妈处处看女儿不顺眼,女儿也会相应地厌恶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被拒绝的孩子,惧怕生活、害怕冒险,更容易在消极的自我判断中,引导别人也难以珍惜和爱护她。

结语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而对于母亲,女儿既是珍宝,却似乎也是另一个自己。

童年缺失的东西,要弥补给女儿,童年受到的创伤,也要在女儿身上得到治愈。

可一个人童年时期的缺失和创伤,如果不是经过了一定的专业训练或治疗,很难通过正确的方式,在另一个人身上获得疗愈。

况且,女人们的女性模仿对象,通常只有自己的母亲。于是,童年时受到的不公和冷待,又会很可能被她们再一次施加给自己的女儿。

有毒的母女关系,便得到了生生世世的轮回。

母女之间的相爱相杀,总是难以用一套方法解决。

希望那些存在创伤的母女关系,能和解的得到和解,而实在难以共处的,该划清界限,就毅然保持距离吧。

References:

Carolyn Elizabeth Ziminski. Mother-Adult Daughter Relationships In the Context of Chronic Conflict. 2014

Vered Shenaar-Golan, Ofra Walter. Mother-Daughter Relationship and Daughter’s Body Image. Health, 2015, 7, 547-559

SELİN ONAYLI. THE RELATION BETWEEN MOTHER-DAUGHTER RELATIONSHIP AND DAUGHTER’S WELL-BEING. SEPTEMBER 2010

Kathryn E. Bojczyk, Tara J. Lehan, Lenore M. McWey, Gail F. Melson and Debra. Mothers' and Their Adult Daughters' Perceptions of Their Relationship.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2011

Ashley A. Kraemer. The Tricky Transition: Communication in the Mother and Adolescent-Daughter Relationship. 2006

邱小轻. 主体间性与母女关系的社会伦理建构. [J].求索,2010年

如想看最新海外猛料,最快海外商情,就来海外情报社(微信ID:topnews-9)


文章来源:parentsup 家长进化论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7-08-18发布在公司圈
已走私5年,总案值4.38亿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