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独家】千人峰会秦朔告自媒体书:自由即约束

关注Ta的:


6月10日,中国第二届新媒体千人峰会于广州正式开幕,此次活动由弯弓新媒体、汇志股份(股票代码838081)、广东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秦朔朋友圈以及吴晓波频道联合发起。本次峰会以“新媒体升级和未来生态”为主题,探讨新媒体的发展。


大会主席、著名人文财经观察家、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先生,在2016年的中国第一届新媒体千人峰会上,提出了:自媒体要有“他”责任。只有真正建立起“他”的事业、“他”的责任,承担社会责任,自媒体才可能有出路,才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2017年,在新媒体行业监管趋严的情况下,秦朔先生对新媒体行业的发展会给出哪些建议?


以下为九哥财经对秦朔先生的独家专访。


微信图片_20170612163031_meitu_1.jpg


九哥财经:您是怎样看待近期新媒体出现的封号事件?


秦朔:去年的第一届新媒体千人峰会,当时我做了演讲,标题是“自媒体的他责任”。去年12月,我的微信公众号也专门发了这样一篇文章:《媒体化时代的“自媒体”与“他责任” 》,这是“2017是否更好”系列的第一篇。后来我在新浪邀请自媒体的一个活动里面,我又讲到自媒体的责任。非常坦率地说,我一贯的价值观就是认为:自由即约束。

 

用弗格森的话来说,“自由不是像其字面似乎意味着的,从一切束缚中解脱。”自由不是意味着什么都可以去做,自由指的是把一种正当的约束平等地加给每一个人,不管他是高高在上的官员,还是普通的老百姓,所以自由本身的另外一种含义,其实就是自我的约束和自律,这是我从事媒体行业以来基本的价值观。30多年前我在大学读新闻的时候,接触到一些基本的新闻规范,比如说,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所以,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无缘无故的爱,也不存在无缘无故的恨,万事万物都是有一个内在的规律。具体到最近的封号来讲,在某个具体的号的操作上是不是恰当,我不敢下结论,但是从一个整体的加强监管这样一个方向上来讲,我觉得是必然会出现的事情,其实,我很早就预言过这样一件事情。

 

那么,自媒体为什么会出现加强监管的情况呢?我觉得,在自媒体空前扩大了人们的信息交流的同时,由于里面鱼龙混杂,存在很多的不规范、不严谨,甚至是各种各样的谣传,各种各样的信息,其实反而增加了人们搜寻信息的成本。现在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用户,他反过来对这个自媒体里面很多的内容是不敢相信的,所以他还要找回传统媒体的内容去看。就像我们财经的新闻,我们看来看去还是会看一批优质的传统媒体办的新媒体。这是为什么呢?因为那些鱼龙混杂的自媒体的东西没办法引用,很多的原始数据都是错的。我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最近有一个消息说央行放水25000多亿。其实文章里面是把央行当时的一个基础货币的供应增加乘以五,他说这个是货币乘数,但是他没有去看同一个礼拜里面央行回收的还有8000亿,从某种意义上,这个相当于整个货币的供应还是收缩的,而且文章里面很多基本的概念也都是错误的。所以现在我们这个自媒体的环境里面,别的我不敢说,娱乐我也不懂,但是在我们这个财经的领域,很多自媒体不专业,以偏概全,不客观,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是非常多的。

 

那么,像自媒体这样的情况,该怎么来解决呢?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历史来看,无非就是三种方法:第一种政府监管,第二种法律监管,第三种行业自律。

 

在中国,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我觉得也不可能马上就出台相关的法律、规范。那么,干脆就采取了一种政府行政性的一种方法:封掉一批号。但是,我觉得用这种方法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我觉得更好的一个解决方法还是应该多管齐下,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应该是自媒体加强自律,加强自媒体行业的监管,像我们的新媒体千人峰会,就是一种很好的形式。今天我跟吴晓波老师讨论了一下,我建议他马上就写一篇文章,就是说整个的行业里面要有一个态度。吴晓波老师作为一个行业领袖,他来表达这样一种态度是最好的,也就是说这个行业要有一种自律的一种想法。

 

当然,同时我也认为政府、监管者,跟这个行业之间的沟通关系,也应该建立起来,因为现在毕竟有很多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粉丝的大号,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一个社会信息传播过程中的重要力量,所以这个时候,相关的监管如果还是用很传统的、级别化的方法,就像我们以前也经常去参加那种会议,就是说在那个会议室里面参加沟通会或者通气会的这些媒体,事实上在整个互联网受众市场里面的占有率、到达率、消费市场份额都越来越少了,但是,另一方面,新的力量在成长,那么对于这个新的力量怎么能够机制化、正常化的一种沟通交流,让他们也了解政府的很多想法,我觉得这样才是更加健康的生态,就是监管者,内容的生产者,行业里面的中介组织,包括我们的大学,很多研究机构,形成一种更加良好的环境,我觉得可能是未来真正的出路。


 微信图片_20170612163023_meitu_2.jpg


九哥财经:对于中国自媒体的未来,你是否持有乐观的态度?


秦朔:对此我是非常非常乐观的。


今天吴晓波老师说自媒体从业余到专业,从1.0到2.0时代,从简单的外延扩张的数据表现,例如10万+这种等等,慢慢地走向更加精准的定位和专业化的细分市场,以及接下来的深度服务,或者说把在线、线下、在场、在商进行更好的融合,我觉得某种意义上现在只是一个新的开端。如果按照过去的没有任何的自我约束,也没有节制的方式,自媒体这个行业看起来是表面繁荣昌盛,但事实上有可能是其中有很多虚火,我觉得经过这样一些调整的话,虚火降一降,规矩定一定,反过来会促使这个内容生产者真正考虑什么样的东西是可以长治久安的,我觉得这个对于大家来讲不是一件坏事情,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情,这个跟我们以前搞传统媒体是不一样,传统媒体都要按照新闻出版的一些管理条例。但是在互联网,如果按照一个大方向,还可以做一些调整,转型。不可能说像我们以前那样,可能会出现终身禁入的情况,但是现在不是这样子的,所以经过吸取教训,找到一种更加合理的一个方式,还可以重出江湖,应该说这是一种黄牌,或者说是罚红牌,罚到红牌不是说你参与不了了,你还是可以去参与的,只是说你可能要换一种模式,换一种方式而已。

 

根据今年各种各样的研究报告,传统媒体现在的广告继续下滑,现在全国主要的报业集团现在能够盈利的已经非常少了,而且盈利的报业集团里面更多的是依靠党报来支撑很多系列报刊,已经到这样一个地步了,那么它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传统的介质本身的商业模式难以持续,相当多的传统媒体一直在裁员或者变相的裁员,据我了解,很多传统媒体的出差都受到严格限制,而且出差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补贴,所以你说这种情况下能生产出很好的一个东西吗?而且现在很多传统媒体不也是东扯西扯,网来网去,各种粘贴式的生产内容,而且相当多的传统的内容生产的模式很类似,面孔很相似,你说这个能代表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所需要的内容和需要传递的这个价值观吗?不可能的。


但是你看看现在很多的新媒体,由于很多的新媒体找到了比传统媒体更加可靠的商业模式,它基于用户、基于在线的数据,而且现在也有类似小鹅通这样的产品越来越多,就是说你一个新媒体可以通过产品的方法积累用户,那么它的模式是非常多样化,现在很多的这个新媒体里面跟电商高度的关联,某种意义上,换言之说,就是他未来的可想象的商业前景是非常远大的,而且现在有很多的投资人。假如说现在投资人投资传统媒体,且不说商业前景很不确定,而且现在还有很多的政策限制,投资人也很难投进去,所以,大量的资本还是涌向了新媒体,所以我觉得也不是一个钱的问题,新媒体既然有雄厚的资本支持,还有商业前景,就可以吸引到越来越多的优秀的人,按照一个优质内容生产的逻辑,持续的长期的投入,那我觉得反而可能新媒体生产出来的内容,有可能更加代表未来。

 

我去年演讲的时候提到一个概念,叫媒体社会化,社会媒体化。有了智能手机作为一个连接点、交汇点,现在所有的机构、政府企业、产品服务都要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法来进行传播,所以我说是社会媒体化。媒体社会化是指我们媒体可以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发挥作用,现在基于媒体内容的电商,或者在线的娱乐,社群,培训,还有很多的模式都在出现,所以今天的媒体跟传统的那个依靠非常简单的广告发行模式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换言之,就是说将来它会更加的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融合,并且通过融合找到它的一个商业模式,那我觉得这个前景是无可限量的。


微信图片_20170612162901_meitu_4.jpg


九哥财经:您最近也在做中美商业文明的付费产品,您认为中美商业文明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秦朔:从今年7月1号我和喜马拉雅音频合作,做中美商业文明传奇,讲美国400年和中国40年,做一个大跨度的内容,耗时有一年半的时间,其实就是真正的进入到这个付费的市场。


我觉得具体到刚才说的监管,美国和中国还是有比较大的一个差别。因为美国的早期是在一块新大陆上,先是自治、自由的一种蔓延,换言之说,是先有公司,后有国家,先有强大的公司信用,然后公司信用还支持国家信用,像美国历史上早期很多的金融危机,是靠像洛克菲勒、摩根,他们这样的人出钱,帮助稳定市场,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美国是自由先于规范,公司先于国家,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单一的自由经济的扩张,也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垄断,垄断以后就消灭了很多人的发展机会,所以美国在发展的过程中,联邦权力在不断的增强,形成今天统一的市场,统一的货币,统一的国家债务的体系和统一的市场监管,所以美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路径,那么从美国的路径可以看得很清楚的是,永远都是需要在自由经济跟宏观的管制之间保持一种平衡。


回过头来看中国,我们是处在一个大中央权力高度集中的一个力量体度、体系。换言之,我们是大政府强政府,相对的,公司的力量是比较薄弱的,或者说公司的力量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过去那种行政体系的一种附属物,在改革开放以前就是这样一种情况,那么中国在这方面是先强先大先集中,改革开放通过下放,放活,鼓励探索、思想,然后让渡出很多的空间,让民间力量去发挥、发展,所以你看现在今天中国民间力量发育得越充分、越好的地方,就越能诞生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企业。


今天中国出现的很多互联网公司,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相应的一个强大的监管跟管理部门,我们一开始是先让他们开始慢慢的成长,在这个过程中管理在陆陆续续地跟进,但是过去强大的管理,反而带来现在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大家很不满意的,比如说我们垄断性的行业,像石油石化,电信服务等等,现在老百姓抱怨很多,所以从中国的发展来看的话,政府需要有更大的让渡的这样的一种勇气,跟让渡的意愿,那反而会增长得很好。当然,当它生长到一定地步的时候,中间互动的一种博弈也好,交融也好,监管也好,也需要跟上。中国是很典型的互联网的国家,从目前来说统一的互联网的管理总体是比较滞后的,但你试想一下,这些互联网如果也按照我们传统的新闻出版,或者广播电视的管理方法,今天还有可能会出现这些企业吗?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监管要跟上,但是一定要让渡出足够的空间,因为在这些空间,那些天天跟市场打交道的人,他们是最知道应该做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去满足市场需求的,这才是一个健康可持续的一个生态模式。

 

今天谁会想到阿里巴巴已经是世界第七大市值的公司,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阿里是1999年开始创业的一个公司,但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七大市值的公司了。市值排在前面的,除了美国的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再加上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公司,腾讯也已经是在世界前十大左右,所以未来中国在全球商业中的作用会极大的凸显。因为中国这样的人口基础和在技术平台上全民参与竞争,后劲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要相信市场的力量,相信公司的力量,相信一个行业在不断的跌打滚爬中它的自我净化的这样一种力量,然后辅之政府职能的发挥,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好的一个模式,简单的管并不是一个好的模式,放任不管也是不行,要达到一个平衡,而且在不同的阶段里面,它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还没有长大、还是新生事物,这个时候就搞了很多的这种管,那它就没有办法生长。


九哥二维码(新).jpg

文章来源:九个头条网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9-01-18发布在金融圈
股市或在2019年酝酿一场新的变革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