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积极进取”的中国人和“不思进取”的日本人

关注Ta的:

低欲望日本人.jpg


现在未满35岁的日本人,从懂事以来就面对“失落的二十年”,经历过通货紧缩、市场不景气的暗黑时代,大多数人的心态不只是不愿意背负房贷或结婚生子,所有的风险及责任都不想承担。


这是大前研一描述的日本“低欲望社会”。 在他的笔触下,这一代日本人缺乏物欲、成功欲,是“不思进取”的一代。


作为邻居的中国,因为和日本千丝万缕的联系和瓜葛,自然而然成了比对的对象。中国人的“乐观向上”,无疑是对日本人“萎靡不振“最大的“羞辱”。当然,这样的对比带来的快感,可能只有”野心勃勃“的中国人才能深刻体会。


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在对比“积极进取”的中国人和“不思进取”的日本人的时候,我们不能忽略2个因素,当前的社会背景和传统的文化熏陶。



日本的“停滞不前”和中国的“欣欣向荣”


日本近百年的遭遇可谓跌宕起伏。


20世纪初,工业革命的基本完成,日本收获了经济发展的红利;紧接着,野心勃勃的对外侵略扩张,却最终以战败收尾;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增长。


而1947年到1949年出生的“团块世代”,直接支撑了战后日本经济的腾飞。他们是日本二战后出现的第一次婴儿潮人口,是日本经济的脊梁。


而他们的孩子一代,即出生于六七十年代、现在四五十岁的日本人,因经济的极大提高,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一穷二白:

1964年,日本举办了东京奥运会;

1968年,日本的经济总量超越了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70年代,日本经济已经相当繁荣;

80年代,日本走向“政治大国化”,提倡国际奉献。


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日本经济不再像70年代那样蒸蒸日上,而是开始走下坡路。


八九十年代出生的日本人,不幸赶上了:他们的成长时期经历了“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所有的辛苦付出付之东流;在走入社会时,又遭遇了“就业难”。


连番挫败后的日本人,对生活没有信心,对前途甚是迷茫。


作为日本经济的支撑,这个群体直接作用了当前日本的经济和社会。表现出来的,经济的几乎“零增长”和极低的自住房率。基于这些硬性指标,我们说,日本“停滞”甚至是“衰退”了。


中国,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战乱和孱弱后,急于摆脱贫穷和衰弱,更急于重新拾起“东方雄狮”的信心。


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慢慢与世界接轨,并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以其“快速的学习能力”和“博大的包容力”吸收着世界各国的技术文化。


现在的中国年轻人,同样是八九十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有着传统中国人的“奋斗精神”和“家庭责任感”,也带着西方文化传达的“自由精神”,在社会各个角落“翻滚打斗”。


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贷款买房、买车的欲望很强,他们渴望成功,渴望这个社会的肯定。甚至在“力求进取”的路上,表现出一种“浮躁不安”。


只是,现在的中国与70年代的日本有点相似。换句话说,现在的中国正在经历着日本的曾经。


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的渴求和欲望更多。我们不像那个时候的日本人一心追求温饱追求繁荣。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我们不仅要求物质上的满足,还渴望精神上的富裕。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表现出更大的冲劲。


而这让已经处在“发达国家”的日本人偶尔表现出来、却被深刻反思的“颓靡”相形见绌。



日本人的“自我反思”和中国人的“自我肯定”


日本是一个岛国,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小国家。可能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日本从上到下都充满着危机感


在“耻感文化”的熏陶下,每个日本人都很在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评价,需要时刻揣测别人作出的判断,来及时调整自己的行为。


在这两重因素的“胁迫”下,日本人很擅长自我反思。这种反思,一方面可以规避风险,有备无患,一方面可以维护自身形象。


也就是在这种氛围下,日本人崇尚“报忧不报喜”。


在日本,如果你翻开报纸、杂志或者打开电视想看新闻的话,你需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因为日本的媒体充满了负面消息。


政治层面上,日本的首相以及其政策永远是众矢之的。

安倍政府.jpg

日经网抨击安倍政府

社会层面上,各种事件、丑闻不断。


至于经济层面,更难找到正能量的消息。有人天天担心日本的财政朝不保夕,有人担心日本企业被韩国、中国企业超越,也有人为100年后日本人口减少到最后1人担心地夜不能寐。


甚至还有替中国经济操心为中国敲警钟的。

中国经济.png

 来源:日经网


在这样一个爱反思爱报忧的国度,“低欲望社会“的揭露、抨击和反思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正好与之相反。中国“地大物博”,是一个有着丰富自然资源和庞大人口的国家。


现在的中国,更关注的是如何研发技术来利用这些资源。这一使命之下,中国人更愿意通过“相互肯定”,来把好的事物发扬光大。


虽然偶有对社会不良或丑恶现象的思考和抨击,也是服务于“中国崛起“的命题。那只是平静祥和里偶尔惊起的涟漪,成不了惊涛骇浪。


因此,主流媒体呈现的中国是积极向上,充满活力的:“复兴号”领跑,中国技术再次腾飞;“中国制造“走出国门,企业家们扬眉吐气;微信支付宝海外厮杀,中国引领”无现金时代“……


即使是消极讯息,最终也可以”化险为夷“:”章莹颖事件“后,”神画手“林宇辉无疑让中国人在国内的安全感倍增。



观点:日本的“小清新”,中国的“复杂化”


不可否认,日本现在正处于“低欲望社会”。短时间内,这个群体确实影响日本经济的发展,但是如果说他们将成为影响国家发展的隐患,就经验而言,这种预测,最终都会被历史证明为多虑。


即便日本的年轻人如此的“不堪一击”,日本在经历了所谓的“衰败十年”后,依旧是一个“发达国家”:人均GDP在4万美元以上,创新质量位列世界第三。它的街头巷尾依旧精致如初。


普通的街道.jpg

普通的日本街道


盲道.jpg

畅通无阻的盲道


或许,如今的日本,是繁华下的“小清新”,是一个周期的结束和一个新周期的开始的过渡期


与其相比,中国的情况要繁杂许多。中国的人均GDP仅8000美元,却也潜藏着颓废的“软世代”,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


可能我们要做的,是参考日本这个“活标本”,研究它的发展轨迹,尝试规避它已存在的问题


如想看最新海外猛料,最快海外商情,就来海外情报社(微信ID:topnews-9)


文章来源:九个头条网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7-07-20发布在企业资讯
马耳他,为何在中国投资界爆红?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