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中国幼儿教育之父:打孩子的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

关注Ta的:

1、中国幼儿教育之父:打孩子的后果很严重

1923年,第一家中国人创办的幼儿园在南京鼓楼头条巷诞生了。

幼儿园的园长,是从美国名校回来的高材生,历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务部主任的陈鹤琴。

以陈鹤琴的资历,当一个大学校长也不为过,为什么要去开幼儿园呢?原来,陈鹤琴一直学习、研究的课题,就是儿童教育。

陈鹤琴后来被称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不仅仅是因为他创建了第一个幼儿园,更是因为他提出了一套新的幼儿教育理念。

在这之前,他以自己的儿子为研究对象,进行了808天的跟踪观察,写成《儿童心理之研究》一书。这一次开风气之先,创办幼儿园,正是将自己的研究进一步的实践起来。

在《儿童心理之研究》这本书中,陈鹤琴把幼儿当成一个平等的个体对待,尽管孩子在很多方面要依附于大人,但孩子的人格应该受到尊重对待。

他一反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父严子孝,法乎天也”的观念,提出“做父亲对待子女应有相当的礼貌”,父亲和孩子的关系,应该是朋友式的民主平等关系。

“小孩子是有羞耻心的”。大人不应辱骂、责打孩子,否则后果就是孩子人格发展不健全,这些孩子长大后,会以同样粗暴的方式去对待他人,崇尚权威,迷信暴力。

这样的孩子不懂得什么是“爱”,凡事以自我为中心,“凡有利于我者,没有不高兴” 去干的;无利于我者,都不愿意去做,那么到了后来,‘上下交争利,而国危矣’。”

2、那些没有羞耻心的大人们

从鸦片战争开始,“救国”一直都是知识分子最大的理想。有“洋务救国”、“立宪救国”、“革命救国”多种主义,陈鹤琴属于“教育救国”。

你看他谈幼儿教育,他关心孩子的人格尊严和羞耻心,最终目的都是为国家培养健全人格的公民,无奈的是,这样一位爱国的教育家,却总是受到没有羞耻心的大人们的迫害和阻扰。

1937年,日军占领上海,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气势凌人。而他,坚持在上海的学校里升中华民国国旗,被日军赶出上海,前往江西农村兴办教育。

日本人自明治维新以来,从幼儿园开始,受到的教育就是为国家、为天皇牺牲是至高无上的荣耀,甲午海战后,日本将击沉的中国军舰运回本土,设立公园展览,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们参观,炫耀日本军队的神威,增强民族自豪感,也把对中国的蔑视植入到孩子心中。

所以当战事一起,男人们踊跃参军,女人们踊跃劳军,视中国民众性命为草芥,把屠杀当成为国增光的功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些,都是拜日本的帝国主义教育所赐。

日本军国主义教育曾要求所有学生裸体上这种教育不但给中国带来灾难,也给日本以重创。

日军是陈鹤琴遇到的第一批没有羞耻心的大人,第二批则是国民党政府。

1949年,陈鹤琴两次遭到逮捕,理由是“赤化”。

说他是“赤化分子”,国民党还真是小看他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政党斗争太狭隘了,战乱之中,他依然想着为国家培养健全的公民,唯有公民的人格健全,国家才能强大。他在短短几年内,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幼师师范学校,提出了“五指教育法”,主张幼儿教育如同五根手指应当涵盖健康、科学、社会、艺术、语文五种其本项目。

但国民党不管,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走一个,还是把他给抓起来了,幸好上海五位大学校长联合营救,才得以脱险。

国民党被赶跑了,新中国成立了,在陈鹤琴心中,正是他大展拳脚的好时候啊,他积极配合各项政治运动,应邀参加了首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当上了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参加了一个反美控诉大会,他控诉“美国在中国办学校没有旁的意思,只在奴化中国儿童”。

这里要说一下的是,陈鹤琴在国内上的大学,正是他口中“美帝在中国办学校”的上海圣约翰大学。后来又考取了奖学金,到美国留学,师从著名的美国教育家杜威。

陈鹤琴开始变了,他急着和美帝,和杜威这样的反动学术权威划清界限。他多次发表检讨文章,还在大会上当众检讨,控诉杜威“在我心窝上打了三枪,使我受到了他的思想毒害,几乎不可救药,今天我要向杜威狠狠地回击三枪”。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能躲开该来的批判,被批为“冒牌学者”、“文化买办”。

我们今天可以来看看当初批判他的一些罪名,有很多都是当初和他同事的教员站出来揭发的。

有教员揭发说:“陈先生在欧洲考察教育回国后,曾对我们说:‘苏联在欧洲是一幅大铁幕,所谓民主是有问题的’,大大地颂扬了英美,尤其是美国的民主。”

有教员揭发说:“平时演讲谈话,处处推崇美国怎样好!美国人民怎样舒服!美国言论怎样自由!”

有教员揭发说:“他常常用奴化思想毒化学生,阻止西区小学学生唱民族歌曲,却非常崇拜西洋音乐。”

总之,他的罪名就是试图用美国的有害思想来奴化中国儿童,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他当教育部的官呢?打倒他!斗臭他!

就这样,这位“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从此告别教育界。

3、今天依然迫切需要“活教育”

陈鹤琴教育理念的精华,总结起来就三个字——“活教育”。

各位,用你独立的头脑来评价一下,这个“活教育”,到底是不是“用美国有害思想来奴化中国儿童”?

“活教育”的宗旨分为五大点:

第一个要有健全身体:中国人到了五六十岁就以老夫自居,而外国人这个年龄还在做事,这都是因为我们太不注重体育训练造成的。

第二个要有建设能力:中国人有巨大的破坏能力 ,能把旧社会统统破坏掉,结果文化、山林、古迹也被破坏殆尽。要培养孩子建设的能力,哪怕“修筑道路,整理桌椅,粉刷墙壁,布置环境,学校里面的一切东西有破坏,就要学生自己去修好,一有缺点,就要学生自己去补救”。

第三个要有创新能力:中国古人的创造能力本来很强的,但近百年来陈规守旧,思想更是受到重重束缚,要培养孩子勇于打破束缚,突破陈规的精神。

第四个要有合作精神:外国人说我们是一盘散沙,不是没道理的。要从小培养孩子的团队合作精神,不能轻易地就被各个击破,这样才配做新中国的主人翁。

第五个要有服务意识:贪图小利而忘记大义,人人只为家庭家族争夺利益,不惜牺牲整个社会的利益,这是没有服务精神,没有帮助他人观念的体现。“如果人人如此,那么民族的生存就极堪忧虑,国家的前途也就万分危险呢?”

陈鹤琴究竟是在为培养健全人格的公民而努力,还是在为美国奴化中国儿童而效力呢?看完以上五点,各位心中自有公论。

在他思想最成熟、经验最丰富的后半生中,整整三十三年,有效劳动时间不过数年而已,其余时间都在充当反面教材。

这不仅仅是陈鹤琴的悲哀。

文章来源:海那边
分享到

相关头条

2017-11-17发布在金融圈
这一次是动真格了!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