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她是中国最敢讲真话的女人,惨遭割喉虐杀,子女全部移民美国

关注Ta的:

1、最敢讲真话的中国女人 惨遭割喉虐杀

今天是革命烈士张志新同志43年的祭日,我们历史上有很多英雄人物,有的被铭记,有的却被逐渐遗忘。如果我们遗忘了张志新,那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悲剧……

43年前的今天,沈阳市东陵区大洼刑场,一位监狱的女管教员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的胃在收缩,干呕出一阵阵苦水,当听到最后那声惨叫,她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晕厥过去。

当这位女管教员醒来的时候,那声惨叫的呼号者,已被押赴刑场,当众枪决。

那声惨叫,是受刑者在人间能发出的最后声音,那是刀子割在喉管上剧烈疼痛下的呼号,为了不让她在人群面前喊出声音,行刑者用了最残忍的方式,来掩盖他们的心虚和怯懦。

她就是革命烈士张志新。一位至死都不愿把谎言当成真理来赞颂的伟大共产党员。生于民国,死于冤狱,活在后世人的心中。

张志新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张玉藻,母亲郝玉芝毕业于济南女子师范。

20岁那年,张志新正在河北师范学院念书,那一年朝鲜战争爆发,她投笔从戎,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打算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就是这样一个有着革命理想、简单纯朴的姑娘,十几年后,会因为坚持说真话,遭到灭顶之灾。

20岁的张志新

60年代后期,张志新在一些运动场合说了一些“不合时宜”的真话,其中招来最严重后果的,是她说:“不管是谁,都会犯错误。”可偏偏那个时代就是有一个永远不会犯错的人物,被亿万人崇拜。她知道自己犯了忌讳,但她的内心告诉她,不能说谎,不能人云亦云。

因为坚持说真话,被抓了起来,一关就是好几年,先是判了无期,后来因为“死不悔改”,在狱中和批斗会上依然坚持说真话,被执行枪决。

1979年3月1日,张志新死后的第四年,她被彻底平反昭雪,同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她之前遭到逮捕和处决的罪名,是反革命。

2、割喉喊不出来的“真理之声” 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张志新没能喊出口的话,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过去封建社会讲忠,现在搞这个干什么!再过十几年,有人看我们,就像我们现在看以前的人信神信鬼一样可笑,像神话一样不可理解。”

“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强迫自己把真理说成错误是不行的,让我投降办不到,人活着,就要光明正大,理直气壮,不能奴颜卑膝、低三下四,我不想奴役别人,也不许别人奴役自己。”

这些话,今天我们听来依然胆战心惊,更何况是那个到处运动、揭发遍地的年代,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需要信仰。

这些话,是行刑者害怕张志新说出来的,他们心虚、怯懦、恶毒,为了让张志新闭嘴,他们想出了所谓的“创举”——割喉。

这种残忍的做法,张志新并不是第一个试验品,那时候处决的人很多,有些人在临死前还高喊口号,有人觉得影响不好,于是就想出了这招。

鲁迅在《记念刘和珍君》里曾说:“这不是杀害,这是虐杀,因为身上还有棍棒的伤痕……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棍棒加身即为虐杀,那么,在牢里折磨数年,死前还被割喉,该算什么呢?假如鲁迅活到那个时代,他看到张志新的遭遇,会写出怎样的文字?抑或他也已经不能发出声音?

让我们记住这位中国最敢讲真话的女子,她叫张志新:生于民国十九年,死于1975年。

3、子女全部移民美国 远离伤心之地

张志新死后,遗体至今没有下落。有人说是拿去做医学研究了,有人说是被火化了,反正是找不见了。

张志新的冤案之所以被大白于天下,还要归功于《光明日报》的一名记者,他叫陈禹山。是他去实地采访,查阅了许多一手资料,采访了许多当年的人员,写成了《一份血写的报告》。

在那份报告里,张志新在牢狱中所受的痛苦,远远多于我这篇短文里写的,我实在不忍心将那些酷刑和凌辱再写出来,想知道真相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这篇文章,能看到。

《一份血写的报告》的出来后,一开始是不让发的,稿子送到当时中宣部部长胡耀邦手里,说可以发,但要把割喉管的情节删掉。

于是,这段描写被改成了“惨无人道地剥夺了她用语言表达真理的权利。”当时这篇报道出来后,编辑部收到一麻袋一麻袋的信,电话都要被打爆了,很多读者问,什么是“惨无人道地剥夺了她用语言表达真理的权利。”陈禹山只好如实相告,电话那头往往失声大哭。

因为张志新的原因,她的家庭破裂,丈夫和她离婚,留下一子一女,从小就背上了“黑五类子女”的恶名,受尽歧视。张志新平反后,女儿曾林林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学习,儿子曾彤彤考上了清华大学化学系。多年后,姐弟先后移民美国,如今都定居在明尼苏达州。

姐弟俩回国很少,亲人们相聚时,有说有笑,但有一个禁区大家都不会触碰,就是他们的母亲,那是一个从未结痂的伤疤,伤痛仍在不时翻涌。

不管中国如今有多大的变化,对于姐弟俩来说,这里,永远都是一块伤心之地。

作家韩瀚听闻张志新的事迹后,写了一首诗《纪念仪式》:

把带血的头颅,

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让所有的苟活者,

都失去了重量

在张志新43年祭日的时刻,让我们铭记那段历史,不要忘却那些为真理而牺牲、为信仰而不愿苟活的人物。

文章来源:海那边
分享到

相关头条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