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腊,我看到了资本主义的落后和神奇_九个头条网——更少更重要

无需注册,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

操作成功

3秒后自动关闭

操作失败

3秒后自动关闭

分享到
推荐人:黄晨
关注Ta的:
九个头条发起人。

在希腊,我看到了资本主义的落后和神奇

关注Ta的:



1、八年,希腊从破产边缘又活了过来

2015年,一位叫做乔治·查兹法提亚迪斯的77岁希腊老人,跑了三家银行,想要帮妻子领取120欧元的退休金都无果,到第四家银行排队时,当听到无法领取通知的时候,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图片来源:美联社

白发老泪,坐地痛哭,成为了希腊经济失去活力,在泥潭中蹒跚前行的象征。这张照片让希腊人心酸哭泣,也让全世界知道了希腊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人民,有多么艰难。的确,债务危机爆发之前的2008年,希腊人均GDP达到了3万多美元,几乎是同时期中国的10倍。而到了2016年,希腊人均GDP跳水一般落到了18000多美元,已经被中国深圳所超越。


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今年的6月22日,年仅44岁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宣布了一个消息——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正式解除。用他的原话说:“从23日我们的国家将重拾信心、重振力量,希腊终于变回了一个正常国家,在政治上和财政上重获独立。”那一天,兴奋的他特意打了一条酒红色领带,在2015年上任的时候,他曾许下承诺,希腊的债务危机一天不解除,他就一天不打领带。


一国总理,连领带都不能打,这几年来也是让希腊人看着揪心。算起来,希腊深陷这场债务危机中已经八年了。八年来,希腊人历经了恐慌、崩溃、绝望、奋起、希望……

当时的希腊,在破产的边缘苦苦挣扎。身为欧盟成员国,其他国家也不愿看到希腊崩盘,只好从自己并不宽裕的库房里,挤出银子来相借。其中,德国借的最多,至少借给希腊235亿欧元。为了哄着希腊不要退出欧盟区,德国这个债主非常憋屈,不但不敢催还钱,还得忍受希腊的种种“无赖”。

比如希腊时不时跟德国算起二战时的旧账。2015年,齐普拉斯上台后曾表示,纳粹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给希腊造成巨大损失,希腊将向德国追讨赔偿金1620亿欧元,超过希腊所欠债务总和的一半。

你说德国气不气?

就这样,在多方的帮助和自己的死撑下,希腊终于熬过了这八年的困难时期。面对重新“变回了一个正常国家,在政治上和财政上重获独立”的希腊,欧盟开始不再惯着了,要和希腊算一算旧账。

2、资本主义的“落后”

在困难时期,希腊为了吸引资金,曾经做出了一项受到不少非议的决定——出售永久居留权。2015年7月9日,希腊出台了最新的移民政策:只要在当地购买价值25万欧元以上的房产,就可以直接获得永久居留权,并且是一家三代。

当时的欧盟,这样做的不止希腊一家,同样遭遇欧债危机的葡萄牙、西班牙比希腊还要早,但他们的门槛比希腊要高,50万欧元起步,并且是临时绿卡,想要拿到永久居留权,还需要坐移民监,满足一定条件。而希腊,直接是一步到位,不用坐移民监,不用考语言。

看在希腊欠了一屁股债的份上,欧盟睁一眼闭一眼。但现在,欧盟准备给希腊立点规矩了。据报道,本月初,欧盟司法事务专员希腊、马耳他、塞浦路斯的投资移民政策表示不满,他认为,大量的欧盟境外投资移民涌入,难免为欧盟的安全带来一定威胁,使欧盟变相成为洗钱、不法分子和贪腐者的天堂。因此,欧盟很有必要建立统一的对外移民政策。

按照现在的发展态势,希腊的购房移民,很有可能像匈牙利国债移民那样,因为非议和压力被关停。这是很多中国投资者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在希腊购房大军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国人,占到了四成,排在后面的分别是俄罗斯、土耳其、埃及。这项计划让希腊吸收了十几亿欧元的资金,并且在当地形成了不少产业,解决了很多的就业问题。比如有专门针对外国购房者的中介、地服;为外国购房者做公寓管理的物业、保洁、装修公司等等。

八年来,深陷经济危机的希腊,随处可见资本主义制度的“落后”。

在这里,很多大学生只能找到售货员、服务员这样的工作,有些还是名校的留学生。我们有位客户在希腊开贸易公司,招了一位希腊妹子,英国留学回来的,会六种语言,论外表,颜值身材都是一等一,跟明星相比都不逊色,但她也只是在那里做一个小文员。有的家庭只有一个人有工作,靠着两三千欧元的工资,要养活一家子人。

我们带客户去希腊看房的时候,给他们开车的司机,以前是雅典大学哲学系的老师,失业后,老婆跑了,房子没了,暂时只能找到司机的工作,他边跟我们说他的故事还不忘幽默,说现在是“苏格拉底”在为你们开车,弄得我们有点“受宠若惊”。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将“经济危机”比喻为资本主义的“痼疾”,周期性发作,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矛盾的集中表现。,马克思认为:除非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代替私有制,才能彻底解决“经济危机”。

像希腊这样在“资本主义”路上走到黑的,当然在制度上有着先天性的“落后”,所以,他们被经济危机折腾了八年,也是活该。

3、我们不要理想国,我们只要这尘世的幸福

但神奇的是,希腊尽管举债度日,政府依然不敢放松对于民众的高福利。医疗、教育、养老这三座大山,政府自己扛着,而人民每天工作5、6个小时,其中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喝咖啡。

坐在雅典街头的咖啡馆,看着休闲的人们正惬意享受着午后阳光,你很难把这个国家和经济危机、破产联系起来。而反观我们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中国,人均GDP年年上涨,却人人行色匆匆,神情紧张,为生计奔波劳累。


雅典街头

这不仅仅是希腊的神奇,这也是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神奇。

我们也曾感到困惑,西方的选举制度有着明显的缺点,那就是为了上台,竞选者会用尽一切手段承诺给民众好处,可不是所有国家,都有能够支付“承诺”的实力。比如希腊,一个还没有彻底经历工业化的国家,GDP的85%来自于服务业。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是靠卖门票、开酒店来维持,单一性太强,根本撑不起希腊人民习以为常的高福利社会。所以他们出现经济危机,一点都不奇怪。

道理希腊人都懂,可是,大家为什么不愿牺牲一点眼前的福利,去为这个国家换取更持续发展的明天呢?因为“理想国”,在希腊没有人信。他们只想要眼前这尘世的幸福。他们认为,如果牺牲尘世的幸福去换取“理想”,那结果就是不但“理想”最终成为谎言,连尘世的幸福也得不到。经济危机总会过去,没有必要因为暂时的困难因噎废食、放弃原则。

希腊人民是很务实的。

就像著名的《人权宣言》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宣言”,一个团体一个领袖站在广场上,向大家宣示着理想,这个“把戏”在西方早就不管用了。人们看重得是这份《宣言》里列出的人权清单。

比如:人民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权利,不得使为奴隶和免于奴役的自由,免受酷刑的自由,不受任意逮捕、拘役或放逐的自由,公正和公开审讯权,无罪推定权,私生活、家庭、住房或通信不受任意干涉的自由,迁徙自由,享有国籍的权利,婚姻家庭权,财产所有权,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

到底哪些是人民该有的自由和权利,一条一条像清单一样列出来。在西方大选的过程中,政客们的承诺也更像是清单,要增加哪项福利,要减免那条税负,要优化哪些政策,一条一条地提出来。他们知道,如果没有这些务实的东西,就没有人把选票投给他们。

在悠闲的雅典城,看到的勤劳忙碌身影最多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最多的地方——中国城。在中国人没来之前,这里是雅典最差的街区之一,随处可见流莺和瘾君子。中国淘金者初来乍到,看上了这里便宜的房租,经过近十年的打拼,这里从“红灯区”变成了雅典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

十年来中国人在希腊的经历,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神奇。中国的冒险者们用当地人难以想象的勤劳和生活方式,迅速获取财富,然后再将钱汇到中国故乡,等到一个市场饱和了,没有利润了,他们再一哄而散。

这两年,雅典的中国城没有了当初的繁华,但这里也迎来了新一批的中国人,手里拿着25万欧元和房契,想要换一张永久绿卡。


文章来源:海那边
分享到

相关头条

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
九个头条网移动端